《山离开门》‧笑饱多过吃饱


上桂林的队友中,除了有几个广东话带浓郁外省口音的“老兄”人外,还有两位压根儿不会说“白话”(广东话)的老奶奶姐妹。我们听她们圆滚且翘舌的“普通话”(即华语),猜她们是北部人。果然,她们来自黑龙江,到广州来探妹妹和避寒。妹妹大概还未退休仍得工作,就买了旅配套请她们去桂林玩玩消磨时间。两位老奶奶很讨人喜欢,是全队中最sporting的人,爬山钻洞不输任何比她们年轻的人外,心境也最平和,几天的旅没听她们抱怨过任何吃住的不便不爽。我们坐火车来回桂林,一趟13个小时的车程,许多人都抱怨不能睡,又嫌睡上铺的不便。但老奶奶睡第二层铺也不嫌,能睡不能睡躺着就好。老奶奶圆圆的脸庞和身躯,慈眉善目,是那种叫后辈最想用手围着她腰,依偎在旁撒撒娇说说心事,最典型开明慈祥老人的模样。几个典型尖酸刻薄的广州师奶,在背后说到两位老奶奶,都悄然起敬弃口头惯语的“伯爷婆”,而以奶奶称之。两位老奶奶玩得最儘心,去到甚幺地方看的吃的都要尝试,赚客钱的景点摄影师逢人就拍,人人嫌贵,还骂︰“我自己都有相机,你拍我干嘛!”就老奶奶笑容可掬的买下,“都照了,让他赚吧!”许多游客的地方,都见有小贩卖红毛丹和百香果。我们一看都笑了,搞不好是大马出口乎?整队人好奇的看了问了(没见过的水果嘛),我们当然充“仙家”指点一番,但谁也舍不得掏钱出来一试,倒就只是老奶奶,也没讲价的买了点亲口试下,还大方的请人吃。老奶奶穿了几条棉裤,走得热了就发痒,一时找不到地方脱换。我半玩笑的说,我替你们把风,找根大柱子后面躲一躲就行啦。不料,老奶奶真的就在大柱子后面实行了起来。裕达不拘小节的个性可见一斑。私底下,我们不期然想起,河内那老与自己过不去的grouchy澳洲老太婆,都是知天命的年龄了,但与两位老奶奶比起来,真是相差太远了。“当然啦,人家心态平衡,身体也就健康。”老牛说。老了要做怎幺样的自己,这就是供选择的板样了。/副刊‧文:山离‧2007.12.30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