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山离开门》‧画酒充饮献父亲


写这篇稿时,正值父亲节。等到刊登时,可刚好迟一个星期了,但无所谓,反正甚幺节日在我们家都一样。女儿还没有能力买瓶上好的红酒给爸爸,在卡上慷慨的画了一整排献给他。年年如此。老牛嘿嘿嘿的说:“无所谓,我全收在抽屉里,留作下次讨还的票根(rain check)。现在见我添酒,别每次哗哗声叫就好了。”小比在饭桌上拿出最新一期的《读者文摘》来看,读到一篇文章,说从小有父母伴读的孩子,商智发展会比较平衡。有感而发的说:“我虽然智质普通,但自信还算发展平衡。谢谢你们。”哈,这马屁还真拍得正呢!像我们这种普通百姓的父母,没有甚幺特别的东西献给孩子,唯一能尽力而为的,就是那不很值钱的时间。在她们小时,每晚临睡前给她们读一篇故事,一直是习惯,直到她们自己可以开始自行阅读为止。“光是这点,以后记得买瓶上好的酒孝敬你父亲吧。”我纵容地说。那老牛一听,急快澄清说:“不必上好的,给钱我自己买就好。反正像我们这种滥调的,又不是喝口味,上好不上好,没甚幺分别,只要不太酸就行了。”哈,像他那种酒鬼,如果要等得过年过节,才得一瓶上好的,哪能过瘾。给钱他自己买,一瓶上好的就可分买成好几瓶普通的。难怪他要急快澄清啦。大丫头大概常在那“三剑客”面前故作玄虚,说她爹是如何严肃的“坏话”,吓得那对“肥瘦活宝”还未来就说:“我们不住你家不打紧,告诉我们订哪里的酒店就行了。”还有另一个,没法子,是她男朋友,避免不了要来见我们,只好硬着头皮,作了个深呼吸状说:“是时候我要做个男子汉了!”那丫头一五一十学给我听,笑到我不行。至于她的妈妈,她说:“人家看我那疯疯癫癫的样子,都可以猜想到我妈是古古怪怪啦。”我学给那老牛听,他一脸孩子气的不高兴说:“这样吓人,好吗?哪有人这样说父母坏话的!”哎,教出如此任性的女儿,能严肃到哪里?我常提醒女儿,能有这样的父亲,应该感到幸福。“我们当然知道。”就凭这句话,不必送酒,那老牛大概就有点自醉了吧。/副刊‧文:山离‧2008.06.21
上一篇: 下一篇: